钟黎好懒

快乐学校时光开启惹(
单休假,
很弧…

那些我未能及时的

-【自戏注意/渣文笔/一本正经掉马/名朋1033Peter】
-616全新x因子
-死亡有
-OOC有
-牌快

“快银,这个任务我想不用出动你们全员。毕竟只是去逮一个在荒郊野岭的炮火商回来审问。”他顿了一会儿,“准确的说,是一群。所以我决定让你和牌皇去。”

这个任务听上去没什么挑战性,我欣然接受了。

“你可以坐直升机去,或者说你想体验一下快银的特快服务。”我对他这么说道,“顺便一提,坐直升机的话大概需要一整天,这意味着我能待在薮猫公司二十三个小时四十分钟。多留出一点时间好去和你碰面。”

“噢、还有一个方案。”他勾起嘴角,肯定在打着什么坏主意,“你为什么不像以前那样直接送我一起去呢?”

“你也许可以试试奔跑几十上百公里还要抱着一个四五十岁的老男人的负重‘旅行’。我不会那样做,太累了伙计。”我冲他撇撇嘴,皱着眉头明示我的“疲惫”。

“老天,为什么我也要做这个任务。说真的,我很不放心把我那三只‘宝贝’们给危境照顾。还有,我一直不是很喜欢荒郊野岭、特别是我们要去的辽阔无垠的该死的荒漠。”

“可能因为你也是个爆破专家——好,我就当我们谈成了。”

好吧,我承认我提前了半个小时到汇合处。在他乘着直升机赶来之前,我还顺便去了趟墨西哥买了点墨西哥卷吃【那里里墨西哥挺近的,大概就三五分钟的路程】,不得不说味道很不错,他应该多放些花生酱。

不久后一架黑色的直升机就缓缓在我面前下降。它带来的狂风和卷起的飞沙吹在我身上挺不爽的。荒漠就是这样,不是沙漠而且还有那些烦人的杂草。虽然说这里偏僻、无人居住,的确是个不错的藏匿地点。

他从飞机舱内一跃而下,狂风让他趔趔趄趄地才走到我面前,而我抱着手臂看他热闹。“他们真应该把我们带到离目的地更近一点的地方...”他拍着大衣上落下的尘土,一边抱怨地前行着,我很快地接上了他的话:“很好,那样我们就会被打成筛子。”

话音未落我就拎着他向着荒野中那栋目标建筑飞奔,我还能听见他无限拉长的“你下次能不先能提醒我——”。

我们先无声地潜入了他们的基地,那些铁丝网对他这个江洋大盗来说可不是什么问题。然后同样安静地给了看守在外面的人一人一个漂亮而又致命的一拳。除了一个看见我们就吓得屁滚尿流的小喽喽。我在这期间顺便黑了他们的监控。

“大概还有三秒钟一群手持杀伤性武器的人就会冲出来打算把我们打成马蜂窝。”我飞快地说着,他冲我一笑,“嘿、不用说得那么恐怖吧皮特诺。”

在大门打开的一瞬间我超音速冲了进去然后打趴了他们几乎所有人,顺带把他们的枪都基本拆了,我向来不喜欢那些玩意。留了几个手无寸铁的手下让他们给他们的头子带个信儿:薮猫公司邀请你走一趟。

我和牌皇分头行动,让他去解决剩下的人,我去带走我们的目标人物。

这对我来说很简单,我可以不用花费任何口舌。而且对讲机对面那个家伙处理的也挺顺利的,因为他还在边打架边和我聊天:“嘿,我感觉我们有点像欧比纳和阿纳金。《星球大战》里的,不过我不会想要一个向你一样的老爹,当然...我也不是说你不称职。...好吧,我解决了,在门口碰面?”

“我记得我应该说过我对科幻片不感兴趣。我到门口了,现在我准备给直升机发消息。喔,看起来我得先把这个混蛋丢到飞机降落的地方。回见。”

说完我就音速到达了飞机降落点,然后把那个被我打成猪头还五花大绑的男人随手一扔。我刚转身就听见身后他传来的刺耳的笑声,我蹲到他面前:“死到临头了,很乐观嘛。”

“死到临头的是你的那个同伴吧!哈哈哈哈...咳咳咳...”我听见了他衣服口袋中滴地一声,当我翻到的时候才发现那个基地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定时炸弹,这个混蛋在我们闯进来的时候就打算与我们同归于尽了。但是可惜他没有料到我惊人的速度。

当我再次回头眺望的时候,爆炸的巨响已经震痛了我的耳膜。该死的!牌皇人呢!我竭尽全力向那个不停爆炸发出热量和闪光的鬼地方奔去。但是我晚了一步...我又他妈的晚了一步。牌皇虽然已经踏出了基地大门不久,但是还是受到了巨大的波及,我虽然赶上了在他被热浪推上天再飞速降落的时候,但是他烧焦的大衣下摆告诉我一切都太晚了。

爆炸震得我脑子有点晕,一片空白也许是因为我这次没能赶上救这个混蛋一命。“会没事的、没事的...”我接住他以后就一刻不停地奔向最近的城区医院。

“咳...皮特诺。”他扯着我耳边有些焦黑的布料,示意我停下来,如他所愿,“回去...回去照顾好我的三个‘孩子’......”

“雷米,你真他妈混蛋!”我极力克制住了自己想给他一拳的冲动。他轻咳了几下,脸上和身上都有不少的烧伤和爆炸碎片的嵌入或痕迹,纵使他痛苦地眯着眼睛,但是我仍然能看见这宇宙最独特而美丽的眼睛。他勾起嘴角,像之前一样,打着坏主意笑着,扯着我颈前的布料示意我凑近他。

我照做了,他猛地一拽,干燥的唇猝不及防地覆在了我的双唇上,仅维持了一小会儿,他渐渐无力地松开手,头往后倾倒的那一刻,我清楚的听见他说:

                        “我爱你。”

                       “我也爱你...”

我终究还是没能控制住我夺眶而出的泪水。

我终究还是没能来得及。

评论(2)

热度(8)